万人炸金花作弊器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爽到爆的一次嫖雞
爽到爆的一次嫖雞
某天深夜,我跟過去高中的幾位兄弟在卡拉OK相聚,這是我們自大學后這漫長幾年里第一次敘舊。當天大家都十分起興,因為是過去一起奮戰三年的舍友,感情不是大學里混子那種可以比的。男人嘛,很簡單,無非就是錢,女人,游戲。于是我們就聊起了關于女友的問題。

  “嘿!P哥,你跟你女朋友真的分了?三年呀?你舍得?”,雞佬突然把手搭了上來。我把手里的冰啤一飲而盡:“哎,畢業就是分手了嘛,異地戀這種事情結果都不好,還不如早點了斷。”

  “臥槽?那你干了人家沒有?別人家跟你三年,你日了人家那么久,拔吊無情你這人啊?”,大濤突然聲音亮了起來。要緊的是這個屌人還拿著麥說的,這家K吧隔音不是特別好,這種音量估計隔壁都聽到了。

  我一把搶過大濤的麥,罵道:“媽的!你怎么不把名字也報出來?這么大聲?這吧熟人多,待會我出去別人怎么看我?再說,我一次都沒草過她!”

  剛說完,整個K房安靜得只剩下紅日的伴奏,大家都直勾勾的盯著我。

  “你們干嘛!?”,我看著那七個沉默的家伙,好像我說了什么不該說的一樣。

  “不是吧P哥?三年了你都不上人家?你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大偉一邊小聲說著一邊倒了一杯酒遞到我面前。

  “你媽的!你才出問題,我好得很!只是找不到時機而已。”,我一把干了那杯酒,誰有能想到我心里苦啊,我根本沒有草過女人。

  “不是啊,P哥,我們幾兄弟知根知底,三年沒草人家?你還是處男啊?要不要我叫倩倩出來跟你草一次?”,棒哥開玩笑地說著,他之所以叫棒哥,是因為親眼所見他雞巴真的超大,當年高中宿舍破,一個人洗澡后面的人就沒水了,于是幾個發育高峰的猛漢擠在同一個浴室里,男兒自尊血氣旺,比起了雞巴。這棒哥雞巴至少十七厘米,又長又粗,當時都讓我們幾個兄弟自卑了。后來我們才從硬度優勢上得到了釋懷。而我的雞巴,長接近十五厘米,直徑四厘米多,是前大后小的類型,后面我才知道自己有根很不錯的武器。

  “她不讓我草我不會草別人啊?再說,倩倩早被你搞松了吧?”,我打了個打太極拳把話題推了回去。

  “嘻嘻!不松,不松!”,棒哥也知道這種玩笑開大了不是很好,就此打住才是上策。

  過后,我獨自回到了家,看樣子大家都是身經百戰的槍王了,我....

  深夜,我打開性吧,下著片,心想,要不試試?于是我聯系上了我的第一次,琪姐。東北人,十八九歲的時候就結婚生子,然后出來賺肉錢。雖然叫姐,那也只是二十七八罷了,因為我才剛畢業而已,比琪姐小。

  通過地鐵,人行街,我小心翼翼得警覺這四周,口袋里也準備好了避孕套,心里想著玩意是仙人跳,以我的175的運動身材,要跑也不是難事吧。

  一路擔驚受怕,終于來到了琪姐的門口,第一次,我的膽子也很壯得直接約得包夜,怕什么怕!不就是操逼嗎?我P哥還會怕一個逼?一邊想著一邊推門而入,琪姐已穿著睡衣,似乎有些意外,隨后就叫我感覺關門。

  “掃碼,然后一起先洗洗吧。”,琪姐指了指旁邊的二維碼。我也照做了。

  隨著琪姐背對著我,脫去了睡衣,里面穿著黑絲蕾絲胸罩和白色內褲。我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看女人的裸體,琪姐雖說算不上漂亮,但是顏值也算不錯(我是顏控),有幾分韻味,可能是做這行的緣故吧。過了幾秒,琪姐轉過來看著我還沒脫衣服,笑了一聲:“愣著干嘛?脫衣服啊。”

  “哦哦!”,我三下五除二地脫了個精光,雖說第一次欣賞女人,但是我的雞巴還只是微微充血,離勃起還差很遠。

  只見琪姐看了我的雞巴一眼,挑了一下眉毛。這個小動作被我看到了,我在想是不是沒有勃起,她以為我不行啊?心里有些冒汗,小心地問了一下:“怎,怎么了?”,琪姐只是尷尬的笑了一下便拉著我去浴室。

  試了試水,沖了沖身體后,琪姐就在手上擠了些沐浴露,一把握住我還是很軟的雞巴。這嚇得我連忙后縮,不是刺激,而是第一次被女人摸雞巴有些不習慣。琪姐笑著摟著我問道:“第一次?”,我只是點點頭沒有說話,第一是我第一次有些緊張,第二是我不知道要說些什么。

  琪姐也沒有多問,一只手緩緩得借助沐浴露的潤滑,握著我的雞巴桿子旋扭起來,另一只手托著我的蛋蛋揉弄著,就像電影里大老板轉鐵球那樣玩。雖然我之前沒有勃起,那是因為沒有太大的刺激,這下倒好,刺激夠大了。心想這琪姐怕是要坑我,我等下在這就繳槍了怎么行,連忙輕聲叫道:“慢點,要射了。”

  琪姐停了下來,一臉質疑,因為我的雞巴還沒有完全硬起來,這就要射了?雖然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我總覺得她肯定在嘲笑我這個處男真是遜。過了幾秒,琪姐轉為托著我的雞巴,慢慢地一下一下地套弄著,還問小聲到:“這樣呢?”

  “嗯嗯..我怕一下子射出來,你會說我早泄。”,這可是我的真心話,說的時候賊尷尬。

  “哈,不會不會,我也接過其他處男,別人碰一下就叫出聲了,你還好。”,琪姐邊笑邊微微用力握了一下我的龜頭。隨后把沐浴露沖洗干凈,“到床上去吧。”

  我按著指示搽干身體,正躺在鋪著毛巾的大床上。我的雞巴顯然已經到達最硬的狀態,不像是一柱擎天而是倒向肚皮方向挺直著跳動。好一會,琪姐才出來,順便遞了一杯白開水給我。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接過喝了,防人之心不可無,但是我感覺這個琪姐應該不會害我。

  “來,躺好。”,琪姐示意我躺下,然后撕了一包濕紙巾擦了擦我的龜頭。然后把身子趴到我兩腿中間,這時候我這個青頭仔都知道,她要幫我口交了!我把上身靠在枕頭上好看清楚一些。

  只見琪姐伸出舌頭,從我的雞巴根部一道舔到龜頭下面,然后在馬眼處點了幾下,便一口含住了我的龜頭,舌頭舔弄著我的龜頭周圍。只感到一陣溫熱席卷我的龜頭,酥麻的感覺從背脊一下串上大腦。

  “斯哦~”,我不禁發出了不爭氣的呻吟,這真是太丟臉了。

  “怎么了?”,琪姐吐出我的雞巴小聲問到。

  “沒事,太爽了。”,我尷尬的笑著,心想這種程度的話看來我還能堅持一下。

  琪姐沒說什么,手握著我的雞巴根部,套弄幾下然后說道:“等下射之前告訴我。”,我隨后答應,琪姐從旁邊床臺上拿了一杯冰水。我看到有些慌了,這不會給我這個處男上冰火吧?但是我能說什么呢。為了分散注意力,我把手伸向琪姐的B奶,雖然我在沖洗的時候已經摸了個夠了,可惜我這個人不是胸控,奶子大小不影響我的興奮度,我是個不折不扣的腿控顏控。

  琪姐手握著我的雞巴,含著冰水的嘴一下子就把我的龜頭吞沒。本以為很刺激,結果反而沒有直接舔弄來的蘇爽。

  “嗯~,嘶溜...嗯嗯...哼嗯...”,琪姐一直含著冰水為我吞吐了幾次,她中途看了幾次我的表情,然后吐出雞巴把冰水吐掉,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便換上溫開水有一次襲擊我的龜頭。

  這下好了,觸電一樣的爽快感再次襲來,我的雞巴還抖動著,我一邊忍耐著一邊深呼吸,不要射,不要射,不要射。這種想法一直沖擊我的大腦,就當我快忍不住爆發的時候,琪姐停了下來,把熱水吐掉。

  “挺厲害嘛,一點也不像處男。”,琪姐笑著趴到我的身上,感受著琪姐的體溫,雞巴也是硬得要炸了一樣頂著琪姐的小肚子。

  琪姐雙手撫摸這我的胸膛,隨后一對B奶壓了上來,在我身上摩擦著,我喘息變重,雞巴更是一跳一跳地頂著琪姐。下一秒,琪姐便伸手握著我的雞巴,好像確認什么一樣捏了一下,然后說:“好硬啊。”

  “是嗎?”,我一邊回應著,一邊用大腿蹭著琪姐的大腿內側,一邊伸手掌握琪姐的B奶輕輕揉弄。

  “是啊,真的好硬啊。”,琪姐的語氣變得火熱起來,似乎她也開始進入狀態了。

  我深呼吸了一下,抓住琪姐的雙手,讓她雙手疊著握住我的硬的不行的雞巴。然后大膽的問到:“你覺得算大嗎?”,琪姐肯定見過各種雞巴,問當事人或許能一解棒哥的大小跟我的大小在小姐姐眼里的定位。

  琪姐笑了一下,然后確認似的套弄著我的雞巴桿子,說道:“又長,又粗,關鍵是好硬啊,中上吧。”

  哪個男人不喜歡女人夸自己的雞巴又大又猛,我哦了一下,馬眼竟然流了一些前列腺液。琪姐見勢,從床邊上撕了早已備好的避孕套,然后笑著幫我把套子盡根戴上,被勒住的雞巴顯得更加挺直兇悍。琪姐張開雙腿,跨在我的腰間,然后握著我的雞巴,用龜頭在她的逼口慢慢地摩擦著。終于,要到正戲了。想到這我的雞巴沒有出息得一挺一挺著。

  “還不滿意啊?”,琪姐把龜頭對準自己濕透了的小逼,慢慢地坐了下來,而我只能一聲不響地享受著琪姐小逼的溫熱。只見琪姐把握的龜頭沒入小逼,一聲嘆氣:“嘶~~,好粗啊,你這個。”,我也迎合著喘著氣,放松身體,把注意力集中在交合的地方。暗光下琪姐被淫水打濕的小逼被我的雞巴撐圓圓的。隨著琪姐的慢慢沒入,逼唇終于壓在了我的陰毛上,真個雞巴都被熱浪包裹擠壓著,我不由自主地抓住了琪姐的腰。

  “哦啊~等下!我來動,這樣太深了。”,琪姐推開我的雙手,慢慢地上下蠕動著。

  “嗯哼~哦...嗯額...嘶~”,琪姐緩緩地動著,并沒有加快的意思,我看著她的輕輕咬了下嘴唇,然后又趴到我身上,慢慢地挺著腰:“哦..嘶~好厲害啊...”

  “嗯?”,摟著琪姐的腰,自己也慢慢試著配合琪姐的動作,盡量地把雞巴送到琪姐的深處。

  “哦...你的雞巴啊!”,琪姐笑了一下,腰的動作還是加快起來:“又硬又燙。”

  “哦哦~哦~慢點慢點!”,琪姐的逼里溫度非常舒服,加上這種沖擊我就要忍不住了!

  “包夜呢,射了就射了!!”,琪姐沒有聽我的,一個勁地扭動著自己的腰,一個勁地說著:“哦嘶~好大啊,大雞巴處男,你雞巴怎么這么厲害...哦,嗯...嗯..大雞巴好粗啊...”

  “嗯哦啊~剛,剛才你又說中上?”,我強忍著射精的沖動,慢慢地回避琪姐的攻擊。

  “哦~~嗯~中上還..不大啊!?”,琪姐雙手抓住我的腰,改為慢速用力的上下坐蓮:“嗯哦~都..頂到我..最里面了,你..雞巴..大...大得剛剛好..太..大了..會痛!”

  “哈!”,我忍不住笑了一聲,接著一道強烈的射精沖動直接沖破我的壓制;“要射了!要射了!”

  琪姐聽到后雙手支撐著我的腰,更新快速的上下坐動:“哦!..大雞巴..哦..嘶嗯!..哦!好粗啊...好硬啊..快!..大雞巴..快...額哦..啊...嗯哦..啊..”

  “嗯哦~!”我一把抓住琪姐的腰,往下一坐,雞巴龜頭好像頂到了什么,一股一股精液不停著隔著避孕套沖擊著琪姐,只見琪姐雙手壓在我的小腹上,緩緩地喘氣。我的雞巴一挺一挺地持續了很久,我感覺從來沒有射出過這么多精液。

  過了一小會,琪姐捏著我的雞巴根部的套口,把它從發紅泛著水光的小逼里退了出來。琪姐慢慢的幫我把避孕套拿下,她把套子里面的東西遞到我面前說著:“射這么多...”,把那些扔到旁邊的垃圾桶后又看了我的雞巴一眼:“嘶嗯..還沒小。”

  隨后便抽了一張濕紙巾仔細幫我搽干凈那半硬的雞巴。我閉眼享受著這種事后服務。

  “唉...浪費了。”,琪姐突然嘆息了一聲,我疑惑著問道:“浪費什么?”

  “你身體這么好啊。”,說著琪姐擺弄著我的雞巴:“這里這么厲害怎么不早用?”

  “這不是用了嗎?”,我笑著回答,琪姐慢慢的套著我的雞巴:“處男恢復就是快,又這么硬了...你雞巴太硬了,你再堅持幾分鐘,我可能就受不了了要高潮了呀。等你習慣了,你女朋友爽死了,男朋友雞巴又大又硬,然后操的又久。”

  “有這么夸張嗎?”,我尬笑著,雞巴卻在硬得發直。

  “你來試一下?看樣子好像不用休息啊!”,琪姐笑著摸著我的雞巴,纖細的撫摸讓我的雞巴挺動個不停。

  “好啊。”,我剛說完,琪姐就幫我帶上新的避孕套,然后躺下把雙腿分開,說:“你在上面。”

  “剛射完第二次沒有那么快的。你來操我。”琪姐把我引導到正確的體位,我右手按著翹起來的雞巴,在琪姐濕透的縫隙中慢慢摸索著。“往下一點。”,琪姐指揮著我的操作,在雞巴頂到一處明顯的濕軟處時,我感覺我找到入口了。

  “我來了。”,我按著硬得發直的雞巴,慢慢頂開琪姐的小逼,只見兩片略暗的外翻的陰唇被我的龜頭推開,漏出里面粉色的逼肉。我知道就是現在,我把龜頭推進了琪姐的逼口。

  “哦哇..慢點,太粗了。”,琪姐雙手摟著我的腰,控制著我的進入。可以看清楚地看到琪姐地逼被我的龜頭頂開,從一指大小的逼口被撐開到2根手指不止。不知道是不是琪姐已經濕了的原因,我稍稍一用力,雞巴就一下全插了進去。

  琪姐輕聲呻吟了一下,雙手抓住兩邊的床單,兩條大腿勾住了我的后背,我知道時候是發動了。我慢慢得把雞巴抽出來,然后調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為的就是可以盡可能地貼著琪姐。我嘗試抓著琪姐地腰,這時才發現琪姐地腰雖然不算細,但是意外的有彈性,隨即再次把雞巴對準琪姐的小逼,猛地一下全插了進去。

  “哼嗯!”,琪姐伸手拍了一下我的手臂:“痛。”

  我瞬間覺得是不是過于急躁,于是盡可能小幅度的抽查著。我看到琪姐閉上了眼睛,呼吸也變得火熱起來。而且我也似乎掌握了操逼的基礎動作,便慢慢加快速度。

  “嗯...嗯...”,琪姐慢慢開始發出十分輕微的呻吟。我看著覺得自己并不是很累,心想A片百度這么多招,何不試一試?我就開始把雞巴抽到只剩一個龜頭在琪姐逼中,然后有節奏地控制進入深度和方向,可能是第二次地原因,我感覺自己離射精還去要大量刺激,于是加速速度抽查數十次之后又變回緩慢地九淺一深抽查。琪姐終于忍不住,雙手抓著我地腰,小聲地叫了起來。

  “嘶哇~..不行了,你雞巴...太厲害了...好深啊...誰教你的啊...?”

  “A片看多了吧。”,我開始加速抽查,因為雞巴的耐力遠超我的體力,我已經滿身大汗了,雞巴仍然處于一種全力勃起發癢的狀態,我自己知道自己的雞巴,這種感覺如果不加快頻率,還要持續很久才能射精,再這樣下去還沒射精我就先累死了,于是我拱起了腰,調整一下位置,身體直接趴在琪姐身上,全力,大幅度地用雞巴撞擊琪姐地小逼。

  “哦!哦!哦~...嗯...啊啊~啊..啊~,太快了...太快了..慢,慢點!”,琪姐被突然襲擊弄得不知所措。我沒有聽進去,畢竟只是交易,我先爽了再說。

  “太厲害了...哦啊!..嗯!..嗯..大雞巴...啊啊~插..插到..最..里面了..好粗啊..嗯!!..又..粗..又..又長..哦哦~嗯!”,琪姐不再壓著自己地聲音,直接叫了出來。

  哇,女人叫起來太騷了!原來女人可以這么騷!我這次真是打開眼界,我要挑逗她!讓她叫得更騷,潛意識告訴我,我似乎打開了什么奇怪得開關。

  “喜歡嗎?”

  “嗯...喜...喜歡啊~~啊嗯..嘶...大力.好硬啊..雞..雞巴..大力...操我!”

  我聽著也快到射精得極限了,變本加厲得粗暴得撞著琪姐得逼,我的睪丸一下又一下因大幅度甩動裝在琪姐的逼上,逼流出的水在睪丸的撞擊下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哦哦~~哦...嗯~嗯...雞巴..快..快呃~啊..大..大..大啊...啊哈!..嗯,嗯,嗯,嗯..越來...越硬了...啊...要..要射了..嗎啊!!!哈~啊..慢..慢..點啊..啊.”

  “要射了!”,我低聲忍著,但是大力猛干了幾下就無法阻擋那種原始沖動,最后我猛地一刺,用力把雞巴壓進琪姐逼深處,一跳,一跳地,一股一股精液一下子就把套子撐開,琪姐地逼又一縮一縮地夾著我地龜頭,瞬間感覺自己要升天了。

  “射...射..射啊哈..哦~~~哦....”,琪姐喘著氣,整個人都癱在那里。我從來沒有射得如此爽快過,一直插在里面不愿意抽出來。

  “哇...還在射啊?”,琪姐低頭看著我雞巴還插她得逼里,不由問道。

  “沒了,太爽了,等一下。”,我撐起身子,準備要拔出雞巴。

  “哦..太厲害了。”,琪姐搖搖頭笑著往旁邊伸手抽了一些紙巾:“你第二次太久了..我看看..快二十分鐘了才射出來。”

  “那你爽嗎?”,我笑著問著,然后慢慢抽出了半軟的雞巴。

  “你說呢?”,琪姐看著我抽出雞巴:“哇..還有這么多啊...還這么大?你射的時候太粗太用力了,受不了。”

  “不會吧?”,我笑著摘掉了套子,順手就往旁邊垃圾桶扔去。

  “真的,這個不行,太厲害了。”,琪姐伸手摸著我的雞巴:“我都懷疑你是不是處男,太猛了。”

  “沒騙你,可能它天生比較厲害吧。”,我無奈地開著玩笑,我怎么知道會這樣?

  說著琪姐輕輕地幫我擦干凈雞巴,拿著手里甩了兩下:“唉~變小了..剛才又長又粗,都頂到我最里面去了。很少有你這樣的。”

  “做愛小天才?”,我轉身一下就躺在床上,實在是太累了。

  “呵呵,行吧你。”,琪姐就躺在我身邊,看了看時間:“十二點多了,洗一下睡覺吧。”

  我打趣地問道:“我覺得我還能再來一次。”

  只見琪姐驚訝地看了我一眼,沒有出聲。我抓著她地手摸向了我半勃起地雞巴,說句實話,這是極限了第三次是做不動了。

  “變大了...”,琪姐小聲地說著

  “沒有,搞不動了。睡覺吧,明天起床應該就差不多了。”,我估摸著。

  “嗯,睡覺了,小猛男。”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