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炸金花作弊器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輪奸一夜
被輪奸一夜
「鈴鈴鈴…」「你怎么還沒到啊我的大小姐,這是不是我要去你家用轎子把你抬過來啊。」「快了快了,我馬上就來,是藍色妖姬哈。」我的閨蜜柳瑜約我一起去蹦迪,我迅速的選了套衣服準備出門。通常在出去玩之前我都會化點不是很濃的濃妝。抹上眼影,恰到好處的眼線和純黑色的眼影搭配的相益德彰,再涂上大紅色的口紅。化完妝后我喜歡穿上裙子絲襪和高跟鞋,黑的連衣裙襯托出我玲瓏有致的曲線,薄如蟬翼的黑色玻璃襪將我的大長腿展現得淋漓盡致,踩上黑色的高跟鞋,高冷而又性感的氣質讓無數男人拜倒在我的裙下。

  風一陣陣的吹過,我的下身不斷傳來陣陣涼意,小小的T- back如同一塊嬰兒的遮羞布貼在我的小穴上,甚至僅能勉強遮住我的陰戶,若隱若現的風景十分的撩人,不過好在我是天生白虎,倒也不存在毛毛露出來的尷尬。安全褲?

  作為一個小淫娃怎么可能穿安全褲呢?這種涼颼颼地感覺才是我的最愛!

  到了迪廳門口,閨蜜打來電話:「抱歉啊我的希兒大小姐,我實在等不到你就只能先走了…」閨蜜已經放了鴿子,那我繼續留在這里也沒什么意思,那就先回家好了。

  「哎呦,你丫的不長眼啊!」當我轉身正準備回家時,正好迎面撞上一個身上一股混合著汗臭味和酒精味的笑容猥瑣的男人。「對不起,對不起。」我急忙道歉道。誰知那男人一看到我便兩眼放光,像是看到了獵物的狼。

  「撞到我了,一聲對不起就完事兒了?」那男人不懷好意的說。

  「那、那你想怎么樣…」我感到有些不妙。

  「陪哥哥去玩會兒蹦個迪吧。」

  「不要!」我急忙說道。

  「不要?由不得你!」

  說罷,男人便開始拉扯我的衣袖。

  「啪!」拉扯間,我無意中一巴掌打在男人的臉上。我和男人都懵了,還沒等他回過神,我就一溜煙的跑向了人群。

  「臭婊子,別落在我手里!」

  經歷了剛剛的不愉快,我走到招呼站等車打的回家。「滴--」一輛白色的夏利停在我的面前。

  「去哪兒啊姑娘?」

  一番討價還價之后,我最終還是坐上了這輛已經載客了的黑車。「啪嗒」車門傳來了上鎖的聲音。「嘿嘿,又見面了啊小妞。」旁邊的聲音使我心里一驚,這不是剛才的男人嗎。「你、你們想干什么?」「啪!」男人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當然是準備干你啊,臭娘們,剛剛不是很囂張嗎?」「啊!師傅快救…嗚…」話還沒說完,旁邊的男人就拿了一塊毛巾捂住了我的鼻子,隨后我便暈了過去…醒來后我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早已廢棄的工廠的一個小房間里,很臟很亂還沒有窗戶,有的只是床頭的插線板連接著的老舊白熾燈以及空氣中揮之不去的霉味。發黃的床單上有多處早已干掉的水漬和霉斑,甚至還有…一絲絲血跡…我害怕極了,他們不會因為我無意中的那一個巴掌就把我帶到這種地方殺掉吧?看著門外幾個抽著煙的男人,我的腦海里一片空白,害怕到動也不敢動。生怕我一有什么大的動作他們就會來殺掉我。

  這時候一個男人叼著煙徑直向我走來,雙手直接摸向我的乳房和大腿內側。

  「喲,小騷貨醒了啊,本錢還不錯啊,這奶子真大,剛剛在車上的時候我就想摸了。」居然是之前的那個黑車司機,我現在才反應過來原來他們是一伙的!我開始下意識的掙扎,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避他的侵犯。此時門外的幾個男人也跟著走了進來加入了侵犯我身體的行列,一個胖子和一個黑黑的男人按住了我的手,一個穿著破洞牛仔褲的男人和其它兩個人抬起來我的雙腿把我按在床上,而那個被我扇了巴掌的男人則坐在我兩腿之間,開始了對我下體的侵犯。「…你看著騷貨,奶子真大,又大又軟…」「…她的兩條美腿才是極品啊,又細又長,看看她這雙絲襪,這要不是動手摸在上面,我還不知道她有穿絲襪哩…」「不要啊,我不是騷貨,你們不要這樣,放過我好不好…」我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但為時已晚,我能做的只有不斷的哀求希望他們能夠放過我。

  「放過你?做夢!等著被我們干得哇哇叫吧!自己脫還是我們給你脫!」我環視了四周,發現自己大半個身子都被男人們壓在了床上,僅剩下一條腿垂在床沿,兩腿間那個被他們叫做品仔的男人突然掀起了我的裙子。「哇噻!你們快看,還說自己不是騷貨,下面就掛了個小布片就出門了,是不是專門出來找男人干你的啊?哈哈哈…還是白虎誒!我們是第一次干白虎妞吧…」說罷品仔就粗暴地將我的T- back小內褲一把扯下。

  「第一個品仔吧,這個騷逼還打了品仔一巴掌。」男人們爭先恐后的把手伸向我的裙子里,我感覺到了男人的手掌在我的穴口游走,粗糙的大手在我的陰唇上摩擦,不時碰到我嬌嫩的陰蒂,我不禁發出了輕輕的呻吟:「嗯…嗯…嗯…不…不要摸…啊…不要摸啊…我…給…給你們錢…你們不要強奸我啊…」但是我的哀求并沒有換來男人們的同情,反而讓他們更加興奮,胯下陽具的輪廓愈加明顯,有的人甚至褲子上還出現了濕痕,我心里一驚:他們不會沒穿內褲吧。

  很快,男人們就證實了我的猜想。品仔把皮帶一解,一根黝黑碩大的,帶有濃烈氣味的陽具就彈了出來,紫紅的龜頭上還不斷滲出透明的前列腺液。他來到我的面前,兩只大手用力的分開我的雙腿,我試圖反抗,但終究還是不敵男人們的力量。品仔的龜頭在我粉紅色的陰唇上來回摩擦,就好像一根雞毛在不斷的撩撥我的心弦,我不斷的掙扎,心里也萬分糾結,一方面我希望他重重的插進來滿足我饑渴的身體,另一方面我又害怕這么多人會把我活活操死。

  「要進來了哦大美人,我可是你今晚的第一個男人」「不要…啊----」不等我說完品仔就把大雞巴插進了我的身體。一種充實、飽脹的感覺充滿了我的陰道,雖然我早就有過了性經驗,但已經和男友分手兩個多月的小穴承受這么大的陽具依舊比較勉強。

  「我操,好緊啊,你是不是處女啊,肥豬你們快幫我看看有沒有流血。」「沒有啊,這種美女的處女哪輪得到你來拿啊,你就安心給別人涮鍋吧,哈哈哈哈哈哈…」「騷貨,說!外面到底有多少野男人!我干死你個騷貨!」我緊閉著嘴巴不想說話,可是喉嚨里依舊發出了微微的呻吟「嗯…」品仔見我不說話,心里大為光火,又將抽插的速度和力道加大了幾分。我的陰道開始分泌淫水。「美女,你濕了哦…」我的臉立馬紅了起來。「看你這反應,也是很久沒有男人滋潤你了吧,你配合我們做,我們對你好一點,怎么樣?」「嗯…」我的臉紅到了脖子根,我不光被男人強奸,我居然還答應了配合他強奸我的要求。

  「你也別憋著了,叫出來吧,叫出來會更爽哦。」品仔在我耳邊輕輕的說道。

  「啊……嗯……嗯……啊……快…快一點…啊……啊……用力啊……操…操死我啊……好爽…你的雞巴好大……漲…漲的人家好滿……好滿足……」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不光配合著陌生男人的奸淫,更是淫蕩的叫出了聲,各種淫蕩下賤的詞匯脫口而出,仿佛我就是一個不知廉恥的欠操的蕩婦。男人粗大的雞巴在我的陰道里抽插,進進出出的冠狀溝不斷的摩擦著我陰道里的褶皺,就好像一把小刷子在我的心頭來回轉動,他碩大的龜頭不時的頂到我的花心和G點,讓我久旱甘霖的身心感受到的極大的快感和滿足。「啊……好……好美哦……唉喲……又到底了……啊……怎么……這樣……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你的雞巴好大……比……比我那沒用的前男友大多了……讓他不要我……讓他找那個臭女人……啊……」突然,品仔把雞巴一插到底「唔……射了……」隨著他的一身低吼,我感覺到一股股的熱流涌進了我的身體。天吶,我居然讓這個不認識的男人內射了,一邊想著小穴里一邊流出淫水。

  「媽的真刺激,換我了。」「不行,我先來。」「明明應該到我了才對。」男人們七嘴八舌的爭吵起來,誰都希望做下一個操我的人。「都別吵了,胖子你先上,動作快點,兄弟們還在后面等著呢。」一直蹲在角落里吸煙的男人說到。

  「哇!真的嗎?既然阿龍都開口了那我就先上了。」胖子迫不及待解開皮帶,脫掉他肥大的褲子,將雞巴對準我的陰道口。胖子不光體型大,雞巴也不小,勃起時雞巴上暴漲的血管就仿佛一條條盤錯在樹枝上的小蛇,顯得十分的駭人。「噗嗤」一聲,胖子毫不憐香惜玉的把雞巴插進了我的陰道,我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雞巴上凸起的紋路。「我操,你下面真的好緊啊,真的像處女一樣。」胖子說道。

  「啪…啪…啪…」胖子的贅肉一下一下的撞擊著我的下體,他的雞巴沒有品仔那么長,但在男人中依舊是翹楚,雖然感受不到龜頭撞擊花心的快感,但他肚子上的贅肉撞擊著我的陰蒂,也使我快感連連。

  「嗯……啊……深一點……你的…你的肚子……你的肚子撞到我的陰蒂了……好…好美…好舒服……深一點……啊……啊……」我不知廉恥的淫聲叫道。

  他一把扯掉我的胸罩,用充滿了口臭的嘴吻著我的嘴唇,吮吸著我的津液和舌頭,一邊吸一邊用他肥大的手掌大力地揉捏著我的乳房。「嗚……嗚……嗚……嗚……」我舒服的叫出來,但嘴巴被堵著,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果然美女就是美女,連口水都是香的,接下來我要試試你的大奶子。」說完他便吮吸著我的一只乳房,另一只一只手揉著我的另一邊乳房。「啊……乳房……乳房好舒服……繼續……啊……用力吸……大力吸啊……好美……」「她不是都同意和我們做了嗎,你們也別按著她了,讓我爽一爽。」按著我的男人剛放開了我的兩條腿,胖子就把我的一條腿抗在了肩上,一邊舔著我的小腳,一邊扶著我的腿大力的抽插我的陰道。好……深……好過癮……啊……這一下……又……到底了……啊……好好哦……唉……怎么會……這么……舒服……天哪……我……怎么會……變成……這樣……啊呀……好舒服啊……啊……要來了……啊……啊啊……啊……來了……」胖子大起大合的抽插不禁使我淫叫出聲,將我的腿抱起來之后就仿佛他的雞巴變長了一般,一下下的頂著我的花心。

  乳房上,陰道里,不斷傳來的快感讓我無法思考、難以自拔,我才問你我也因此攀上了情欲的巔峰。

  「我操,還能有高潮的啊,被我們兄弟幾個輪奸的人里面還真沒幾個高潮的,你真的是個浪貨哦。」男人說的話不禁讓我面紅耳赤。我的陰道也因為高潮的痙攣一下一下的夾緊著胖子的雞巴。「你的騷逼吸的我好爽,不行了,射了……」當我從高潮中回過神時,已經有一個瘦瘦的男人把雞巴插進了我的體內。

  「你叫什么名字啊」男人一邊操弄著我的陰道,一邊問我。「我叫希兒。」「希兒你好騷啊,沒有幾個女的會同意讓我們輪奸的,穿這么騷是不是出來勾引男人去開房的啊。」「不是……希兒……希兒穿這么騷……穿這么騷是為了給大雞巴哥哥們操的……大雞巴哥哥們操得我好爽……」「可以口交嗎?」那個叫阿龍的人走到我旁邊問道。「可……可以啊……」我弱弱的回答。天吶!我居然答應給這些輪奸我的男人口交!我難道真的是個騷貨嗎?我還在思緒飛揚時,一根充滿了腥臭味的肉棒就彈到了我的臉上。我鬼使神差的一口含住了眼前這根又粗又長的雞巴。「哇!還從來沒有女人愿意給我們口交的啊,這個女的真的不是出來賣的嗎?」旁邊的男人驚訝的感嘆道。

  也許是操我陰道的男人看到我一邊被人操弄陰道,一遍給別的男人口交之后更加興奮了,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力量也越來越大。「啊……啊……天哪……這……這是怎么……了……不好了……要死了……啊……啊……我快死掉了……哥……哥啊……抱緊妹……妹……啊……好……好美啊……啊……啊……好哥哥……真舒服……你……插死妹……啊……算了……啊……哦……我……又來了……啊……哦……又要飛……了……哦……」在男人猛烈的抽插下我再一次高潮了,一股股的淫水拍打著他的龜頭,高潮的刺激也讓我不自覺的大力吮吸著口中的大雞巴,在無意識的狀態下一點點的將雞巴往喉嚨深處塞去。

  口中的雞巴率先噴出來濃厚腥臭的精液,腦子一片空白的我想也沒想就大口大口的吞咽著精液,但阿龍從我口中抽出雞巴時,依舊有一兩股精液射在了我臉上。操干我的瘦男人看著這淫靡的場面,雞巴不斷的漲大,隨即精液遍一股一股的射進了我的身體。天吶,平時做愛時都要求男友戴套的我,在短短半小時之內不光被三個男人內射,還吞下了別的男人的精液。

  我坐起來專心的給男人們口交,順便讓陰道里的精液能夠流出來。過了一會兒,一個叫菜鳥的男人又再次把我推倒。他肉棒的尺寸夸張得可怕,比品仔還長,長度足足有胖子的兩倍,龜頭上還種著兩顆入珠。我開始緊張起來,這么長,這么粗的雞巴會不會直接插進我的子宮里?

  菜鳥一點點的把雞巴插進我的陰道口,我感覺到了一絲絲的疼痛,好粗,我的呼吸開始變得小心翼翼,生怕他撕裂了我幼嫩的陰道。「啊……好粗……慢點……哦……好漲……定到底了……」當我以為菜鳥的雞巴已經整根進入我陰道的時候,我低頭向下一看,天吶,他怎么還有好長一截在外面。

  或許是因為我的陰道太緊致,或許是因為菜鳥懂得憐香惜玉,他開始抱著我的身體,小心翼翼的抽動起來。「嗚……嗯……嗯…嗯……好大……好舒服……頂到了……花…花心……不要磨……慢點……嗯……嗯……」在他的緩慢抽插之下我又開始流出了淫水,他的抽插也逐漸變得順暢,菜鳥開始加快了速度。

  「啊……啊……太用力了……慢……慢點啊……好…好美啊……好舒服啊……真舒服……好…好哥哥……你插死妹……插死妹妹吧……雞巴捅到妹妹心窩子里去了……啊……頂到了……」他的入珠不斷的刮擦著我的G點,一陣陣的快感如潮水般襲來。「啊……啊……好美啊……快……用力插妹妹……插死妹妹……啊……啊怎么會這么美啊……大力啊……干死我……干死妹妹啊……好深啊……菜雞……雞哥哥……好爽啊……雞……雞你太美……」粗大的雞巴一下一下的撞擊著我的子宮口,我清楚的感覺到龜頭上的入珠刮擦著我的陰道壁,菜雞大開大合的抽插讓我覺得他粗長的雞巴仿佛要直接穿過我的子宮,插進我的肚子里,頂在我的心尖上。「啊……頂…頂到了……好深……子宮口好爽……啊……又頂到了……插進來……再深一點……好舒服……啊……啊……啊……」他扛起我的雙腿,俯下身來含住我的乳頭,上手環抱我的嬌軀開始快速的抽插,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深入,就像是一臺不知疲倦的打樁機一樣在我下體瘋狂輸出。「啊……啊……啊……啊……好……好快啊……好深……要……要受不了了……啊……啊……又……又要飛了……啊……啊……去了………啊………」我又一次的被強奸到了高潮。

  我已經記不清這是我今晚的第幾次高潮了,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當我高潮子宮口大開是,菜雞順勢把雞巴插進我子宮的感覺。「啊……插進來了……你的雞巴……雞巴插進……插進我的子宮里了……啊……啊……好刺激……子宮要被你頂穿了……好大……你的龜頭好大……操得妹妹的子宮好美……頂到子宮壁了……你的雞巴好燙……好舒服……啊……再快點啊……操死我……」當他的雞巴頂入我子宮的那一刻,我便像只八爪魚一般纏住他的身體,語無倫次的淫叫著,各種淫言浪詞從我嘴里說出來,好像我就是個下賤的淫娃,是個出來賣的婊子。

  我感覺到體內的雞巴愈加粗大,深入子宮的龜頭開始膨脹,我知道這是男人要射精了,直接在子宮里射精會不會懷孕?我不免有些擔心,但陷入肉欲無法自拔的我哪里還顧得了這么多。「啊……雞巴……雞巴又變大了……射……射進來……都射給我……射進來沒關系啊……我好想讓大雞巴哥哥射進妹妹的子宮……啊……又頂到了……啊……啊……」「射進來了……好燙……好舒服……啊……啊……好刺激……又……又要丟了……啊……啊……」生平第一次被直接宮內射進的我直接被射精送上了高潮。

  滾燙的精液有力的拍打著我的子宮壁,就好像一個注射器一樣直接把精液注射進我的子宮,我的兩條腿絲襪美腿直直的繃緊,腳趾也緊緊的攥著,我從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只知道大口的喘氣,口水也不自覺的從我嘴角流下。

  我已經記不清哪天晚上我被男人們干了多少次,也不知道他們在我體內發射了多少精液。最后一個男人在我陰道里射出來時,別的男人已經在一旁抽煙了,那張泛黃的床單早已被精液和淫水打濕,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床上的點點黃斑居然是男人的精液和女人的淫水的混合物。我脫下被他們扯破的絲襪,勉強戴上了被扯脫鉤的胸罩,問道「我可以走了嗎?」我很害怕他們其中有誰突然又想再來一次或者把我綁下來當性奴。「出門直走路口左拐,順著走到大路上可以打車。」發軟的雙腿踩著高跟鞋一瘸一拐走向門口。「有空再來玩啊美女!」「嗯…」我應著男人的話,徑直走出了工廠。上了車我特意坐在了司機的后面一言不發,以免他看到我向外留著精液的陰道。那家迪廳我再也沒有去過,從哪以后就連蹦迪也很少去,因為我很害怕再和那些男人扯上關系,只是每當寂寞的時候我總會想起那時雞巴插進子宮射精的感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