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炸金花作弊器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色戒的故事
色戒的故事
微風吹動著樹葉「沙沙」作響,這是上海郊外軍事禁區中的一小片樹林,一 輛黑色的轎車慢慢停在樹林的邊上,兩個穿西裝,帶禮帽的男人帶著一個反銬雙 手的年輕女人從車上下來,走向樹林深處。
 
  那女人約么二十四、五歲,一張長圓臉,細眉秀目十分漂亮。高佻的身材, 穿一件無袖的夏布旗袍,合體的剪載使衣服緊裹著窈窕的身軀,更顯出身材嬌好 迷人。高高的旗袍開衩中露出一條修長的美腿,穿著長筒絲襪,腳上是白色高跟 鞋,把纖細的下肢曲線勾勒得淋漓盡致。她就是軍統為了刺殺日偽76號特務機 關主任丁默村而派在他身邊臥底的女殺手鄭茹萍。
 
  她以大世界紅舞女的身份接近丁默村,并利用自己曾經是丁默村過去任教的 學校學生的關系取得了丁默村的信任。也是丁默村命不該絕,就在鄭如萍騙丁默 村陪自己上街買東西而將他引出76號,埋伏的軍統特務準備動手的時候,丁默 村突然嗅到了某種不祥的氣息,丟下鄭茹萍迅速逃走,使軍統的計劃落了空,而 76號的二、三號人物李士群和周佛海則因此開始對鄭茹萍產生了懷疑。
 
  鄭茹萍自己還蒙在鼓里,她獨自帶槍進入76號魔窟,企圖再次誘出丁默村 或干脆直接刺殺他,結果被早有準備的李士群二人扣留。
 
  他們對她動用了殘酷的肉刑,甚至脫光她的衣服,用豬鬃毛刺入她的乳頭, 用細藤條抽打她的陰戶,企圖讓她說出軍統的秘密,但她死活不肯承認自己是軍 統的人。他們沒有了辦法,只得將她關起來作為將來同軍統談判的籌碼。不想在 以后同軍統談判時,軍統怕刺殺事件影響同丁默村的勾結,居然不承認手下有這 么一個女殺手,氣急敗壞的丁默村這才決定把她槍斃泄憤。
 
  幾個月的關押后,她身上因受刑留下的傷已經完全好了,又恢復了當舞女時 的美艷。她以為76號只是懷疑她的身份,那樣殘酷的刑罰后沒有得到任何情況 是不會殺她的,所以當兩個特務說要接她去見丁默村時還以為他舊情復發了呢。 
  直到來到樹林深處,她沒有看見丁默村的蹤影才明白過來。
 
  干這一行兒的對死早有心理準備,她十分平靜地問道:「在哪兒?」
 
  同行之間是用不著過多的話的,一個特務向一塊倒在地上的巨大石碑呶了一 下嘴:「就那吧。」然后他又說:「鄭小姐還有什么話要說嗎?」
 
  「不要打我的臉。」那是一個漂亮女人死前最關心的事情。
 
  「放心,我們會讓你漂漂亮亮地去那邊的,而且不會讓你身上沾上血跡。」 
  「什么?」她以為他們想掐死她,那是一個男人想借殺人占女人便宜的最好 借口,但在特務訓練班畢業實習的時候她就知道,一個被掐死或者吊死的女人會 大小便失禁,那可不是她希望的,于是她說:「我不喜歡被人掐死。」
 
  「當然不會。」那個特務說:「我們會用槍的,不過會從你身上的洞里插進 去開槍,那樣身上就不會有血了。」
 
  「啊!你們這群流氓。」鄭茹萍這才明白他們的意思,她氣得罵了起來。 
  「鄭小姐,不要生氣嘛。你也知道,你們軍統對那些年輕的女共黨從來都是 玩兒夠了再殺的,我們為什么不能互通有無呢?象你這么漂亮的女人就這么死了 該有多可惜,再說你當舞女那么久,也不是讓一個兩個的男人摸過,為什么不讓 我們弟兄們也開開眼呢?」那特務淫邪地笑著說。
 
  「渾蛋!流氓!你們休想。」鄭茹萍恨恨地罵道。
 
  「我說鄭小姐,你就別犟了,我們弟兄會讓你快活的。」說完兩人就靠了上 去。
 
  「滾開,別過來,我要喊人了。」
 
  「你喊吧,這里方圓四、五里都是軍事禁區,周圍都是我們的人,你喊得聲 大一點兒,把他們都叫來,那你可就更快活了。」說著話,茹萍的胳膊就被兩人 抓住了。
 
  「放開我!放開!」她果然不敢喊,只能低聲叫著,拚命掙扎想擺脫他們, 但雙手銬在背后,她除了用扭動軀體的方法反抗外沒有其他的辦法,但這又怎么 能逃出兩個如狼似虎的男人的手呢?
 
  她被兩個特務推倒在石碑上,她拚命蜷縮起來,想逃避黑手,但在兩個男人 手中,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他們首先抓住了她的雙腳,把她的高跟鞋脫下來,那可以賣一個好價錢,然 后他們把她的腳抬起來,使她的雙腿朝向天空,整條腿都從旗袍底下露出來,也 露出了絲織的白色三角褲。他們捋去了她的絲襪,這下,她的兩條長腿便光裸出 來。
 
  「哇,這腳好白呀。」兩人抓住她白嫩纖柔的腳贊嘆道,然后他們就開始玩 弄她的一雙腳。她想躲,掙了兩掙沒有掙開,知道這一切都是無法避免的,便放 棄了反抗。然后他們開始玩兒她的兩條裸腿,接著就解開了她旗袍的扣子。 
  他們可不想浪費了她那件漂亮的旗袍,所以他們把她翻過去讓她趴下,然后 將旗袍捋到她的胳膊上,打開一只手上的手銬,把旗袍脫下來,再銬回去,接著 重復同樣的動作將她的旗袍徹底脫下來,并將她重新銬好,這樣她就仍然無法反 抗他們的蹂躪。
 
  那年頭還只有少數人使用胸罩,而鄭茹萍就是這少數女人之一,現在,她身 上就只剩下白色的乳罩和絲織內褲了。兩個特務看著眼前這個女人,那美麗的玉 體早讓他們垂涎欲滴了。知道無法逃避,茹萍反而變得十分平靜,而且,她也不 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體,審訊的時候她就已經被剝光看了很久了。
 
  這兩個特務不是那種有耐心的花間高手,他們可不懂得如何仔細享用這頓美 食,所以干脆三下五除二把這女人的內衣也一氣脫了個干凈,然后便一個摟住茹 萍的上身兒摸她的一對玉乳,另一個則分開她的兩腿,直接了當地摳弄起她的陰 戶來。
 
  殘酷的刑訊給茹萍帶來了巨大的傷害,特別是抽打在陰戶上的藤條,曾在她 的心理上帶來揮之不去的屈辱和傷痛,但那種刑罰也同時會起反作用。起初,茹 萍只覺得下體火辣辣地疼,那是一種無法忍受的疼,使她不由自主地慘叫起來, 時間長了,那藤條的抽打反而給她帶來一種性高潮時的快感。
 
  不知道德國人當初發明這種專用于女人的刑罰的時候,有沒有研究過這個問 題,不過,對于中國的女人來說,這種刑罰肯定是有效的,因為對她們來說,被 丈夫以外的男人看到和碰到自己的身體比起什么樣的毒打和折磨都更不可忍受。 
  茹萍是個例外,因為她是諜報人員,她的特殊任務使她在特訓班時就接受了 開放的性思想教育,因此,那酷刑最終變成了她的享受,這也使得她更愿意讓任 務們生氣,好再次得到那種高潮的感覺。
 
  但幾個月以來都再沒有人審問過她,而她也再沒有機會享受那種感覺,這使 她已經幾乎完全淡漠的貞操感開始回到自己身上,所以,當兩個特務企圖污辱她 的時候,她首先表現出的反應是反抗,反抗失去效果時,那種性的渴望又重新生 起,當男人的手再次觸摸到她的陰部的時候,她不如自主地呻吟起來,大量分泌 物瞬間形成,從陰道中流了出來。
 
  兩個特務只稍稍弄了弄她的身體,就迫不及待地輪流插進了她的身體。兩人 都是不太得志的小特務,這樣有味道的女人以前連想都沒敢想過,所以強奸的時 候也是極度興奮,結果是很短的時間就結束了一切,這時鄭茹萍還沒有達到她希 望的高潮。她知道他們的能耐用完了,她后悔剛才為什么沒有喊人,人多一些也 許能夠讓自己達到高潮。但她知道沒有什么后悔藥可吃。
 
  兩個特務從她的身上下來后,她平靜地問:「行了吧?」
 
  「行了。我們哥兒倆這就送鄭小姐上路,你可得聽話,不然的話子彈會從不 該出來的地方出來,如果是那樣的話,鄭小姐的身子可就不會那么漂亮了。」 
  「別廢話了,快點來吧。」她懶得同這兩個俗物多說。
 
  「好吧。」兩個任務自己穿好衣服,過來抓住仰躺著的茹萍的肩膀,把她拉 起來翻過身去,然后讓她跪起來,分開兩腿,同時用雙膝和雙戶著地俯伏著,使 屁股朝著后上方翹起。兩個人都掏出了手槍,是那種長苗快慢機,一個人將長長 的槍管從茹萍的肛門插進去,另一個則從她還在淌著蜜汁的陰戶捅了進去。 
  茹萍沒有恐懼地尖叫或掙扎,而是按照他們的要求用頭項著石碑將上體支起 來,這樣她的頭、軀干和陰戶便處在了一條直線上。
 
  兩個特務看來已經不止一次用這樣的方法槍斃女人了,所以配合十分默契。 
  他們互相使了一個眼色便同時扣動了扳機,聲音不大,因為槍是插在茹萍的 身體中打響的,只見那女人赤裸的身子跳了一下,肩膀再一次落到了石碑上便一 動不動了。
 
  子彈從她的下體射入,穿過整個胸腔和腹腔,又穿過她的食管,從枕骨的部 位射入她的顱腔,破壞了大腦,最后留在她的顱腔內,這使得她得以瞬間死亡, 沒有任何痛苦。
 
  兩個劊子手見她已經死了,把槍從她的下身兒拔出來插回槍套,又取出一架 照像機,把她赤條條的尸體翻過來調過去地拍了許多張照片準備拿回去交差。然 后他們打開她的手銬,并把一塊小手絹綁在她的手腕上,走出樹林,對著見槍聲 跑來的一群士兵向樹林中呶了呶嘴,便坐上汽車揚長而去。
 
  這群士兵是負責守衛禁區的,76號的特務常在這片樹林中秘密處決犯人, 而士兵們就負責處理尸體。附近有一條深溝,一般的尸體就拖到那里扔下溝去任 其腐敗,而有些重要的犯人則會被拉到另一處專門修建的焚尸爐中焚毀。負責行 刑的特務們從不對這些士兵說話,而尸體究竟要不要焚化則要看他們是不是衣著 整齊。一般犯人至少會穿著內衣被處死,而重要犯人的尸體無論男女一概脫光。 
  不過,有一點士兵們都清楚,那便是在這里處死的年輕女人沒有一個是穿戴 整齊地死去的,即使是那些不需要的焚化的尸體,也都赤裸著下體。這些士兵才 不會管她們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只要能看見她們的陰戶就行。
 
  今天這一個當然不例外,士兵們在石碑上看到茹萍的赤裸尸體時都不由得驚 呼起來,因為即使她死了,也仍然是那么漂亮。那肉峰,那長腿,那纖腰,那美 臀,還有那濃密的黑色森林無一處不讓他們「性」致勃勃。
 
  不過,他們可沒有奸尸的嗜好,在飽餐了她的美色后,他們將她抬到一輛手 推車上,送到了那條深溝旁,手腕上的手絹表示她是不需要焚尸的。他們實在舍 不得就這樣讓她消失在從無活人下去過的溝底,于是有人回去取來了照像機,又 給茹萍的裸尸拍了半天照才最后送她下去。
 
  這是他們在拋棄那些漂亮女尸前常常要作的,在他們營地的俱樂部墻上,就 貼著大量這樣拍下的女人裸尸照。小特務中也有幾個是對這些士兵特別友好的, 他們在押解年輕漂亮的女犯通過禁區大門時會停下來主動要求檢查,這樣就等于 給士兵們通風報信,進入禁區后也會故意開車慢行,好讓他們能及時趕到現場, 這樣就能拍下女犯活的裸體。
 
  丁默村雖然對鄭茹萍痛恨不已,但她畢竟是他的女人,所以特務們沒敢讓他 們參觀行刑,這也就使鄭茹萍免遭更多人的輪奸。但她的裸照還是于第二天出現 在營地軍人俱樂部的墻壁上,并一直在那里貼到日本投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