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炸金花作弊器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我把學長推倒啦
我把學長推倒啦
我最喜歡的是我的直屬學長,他大我兩屆,稱他是炮友有點對不起他,我比較想把他當成主人看待,因為我自認是他的玩物。我們的關系起于我大一時的的第一次家聚,當時學長大三。
  那是星期五的晚上,家聚結束后,其他的學長姐各自離開,學長騎車要回學校宿舍,剛好跟我們女生宿舍同方向,于是學長就順路載我回去。其實我當時就有一點想嘗嘗學長的肉棒滋味,學長并不能算是大帥哥,他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應該說是斯文,他對我來說有一股獨特的吸引力。我雙手環著學長的腰,胸部緊緊貼著他的背,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但其實我們那時候才認識不到三小時而已。
  學長把我送回宿舍后,正準備要走,我叫住了他。「學長~先在我宿舍坐一下嘛!」我想把學長騙屋里里撲倒。「咦?不用啦,我回宿舍就好啦!」學長客氣的拒絕了。「沒關系啦~來嘛!」我拉著學長的手。「啊…喔,那我過一下就回去羅。」學長無奈的答應了,并把車停好。「嗯~十分鐘也好啊~」我送給學長一個微笑,這將是他人生最長的十分鐘。我住的宿舍是學校里的一棟舊公寓,有一個客廳,一個廚房和三間套房,另外兩個室友都回家度周末了,全宿舍只有我一個人在。
  「學長~你先在客廳坐一下唷~」我拿了一瓶飲料招呼學長,然后回房間準備。當學長看到我再次出現在他面前時,差點把口中的飲料給噴出來,因為我只穿了性感的黑色蕾絲胸罩和內褲。「學妹,你在做什…唔!」學長話還沒說完,我彎腰吻上了學長的唇。學長的手抓著我的肩膀想把我推開,我也伸手去抓住他的手,在一陣慌亂之中,學長的手勾到了我胸罩的肩帶,一把扯下了我的胸罩,我的乳房彈跳出來,我抓著他的手去搓揉我的胸部。「學長,你把我的胸罩拉掉了…」我跨坐到學長身上,把學長的臉埋進我的胸部,學長還是試圖把我推開,無奈我跨坐在他身上,讓他難以成功。「學妹,你…唔唔唔!」學長好不容易掙脫我的胸部,卻又被我的唇封住。我貪婪的吻著學長,舌頭不斷的與學長的舌頭交纏,學長仍然奮力的想推開我,不過一點用都沒有,他大概知道無法擺脫我,后來不再反抗,而且一點反應都沒有,就這樣任我擺布。
  舌吻了五分鐘后,我滿足的舔了舔嘴唇。「學長,對不起。」我伸手摀住學長的嘴,學長兩眼無神的望著我。「請你跟我上床,用滾燙的棒子懲罰我吧!」我拉著學長的手撫摸我的胸部。學長依舊只是望著我,一句話都沒說,學長的表情讓我有點害怕。「對不起……」我從學長的身上起來,撿起掉在一旁的胸罩,失落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我聽見學長起身的聲音,我大概讓學長不高興了吧。我才剛走進房間,有一雙手從后方環住了我。我轉頭一看,與學長四目相望。「這樣做,你會高興嗎?」學長的雙手向上移動,輕輕撫摸著我的雙乳。「如果會的話,就隨便你吧。」學長的手稍稍加重了力道。我和學長滾到床上火熱的香吻著,學長緊貼著我柔軟的身體,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體溫。我翻了個身,把學長壓在下面,我的雙乳在他的胸口磨蹭著,乳頭也由于摩擦而開始硬挺起來,我的臉頰熱熱的,想必是一片緋紅。「你的臉紅紅的,」學長玩弄著我的乳頭,一邊摸我的臉。「好像櫻桃一樣,很可愛。」學長一邊說著,一邊讓我舔他的乳頭。「那學長想不想嘗嘗看小櫻桃呢?」我轉了個方向,讓學長的臉正對我的跨下。我把學長的內褲剝掉,握著學長的肉棒開始啜起來,肉棒跟一般人差不多大,肉棒在我的嘴里一跳一跳,彷佛有生命力似的。學長慢慢的脫掉我的黑色蕾絲內褲,因為我本來就沒有什么陰毛,因此嬌嫩欲滴的小蜜穴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在學長面前,學長也輕輕的用一只手指撫摸著。「學長的肉棒好好吃唷~」我吞吐著肉棒,學長輕輕的摳著我的小穴。接著,一只手指伸了進去并溫和的抽動著,然后是兩只手指。學長漸漸加快了手的抽動速度,我的淫水也越流越多,然后,學長的舌頭鉆入了我的小穴。剎那間,似乎有一股電流從兩腿之間傳遍了全身,讓我嬌軀微微一震。「學妹的小櫻桃也很可口呢!」學長的舌頭舔遍了小穴,不時鉆入嫩肉之中。喔~想必學長的臉上沾滿了我的淫水吧!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學長臉上,讓學長好好的品嚐我的淫穴,直到我淫水泛濫成災,濕到不能再濕的時候。我把學長推倒在床上,跨在他的腰上,把小穴對準挺立的肉棒緩緩坐下,兩腿之間傳來被填滿的熟悉感,學長的表情看起來也很滿足。
  「啊啊…!嗯嗯嗯!哈!」我雙手扶在學長的胸口,然后擺動著翹臀,扭動著纖腰,肉棒在我的小穴中抽動,肉壁也用力地吸住肉棒,深怕它跑出去一般,因此我得到的快感非比尋常。我就這樣騎在學長身上動了好久,其實敏感的我已經高潮一次了,但我卻不想停止腰的擺動。學長這時坐起身來抱住我,開始上頂著我,他每往上頂一下,我就配合著律動往下坐一下,因此每一下都直擊我的最深處。「嗯~嗯!啊!嗯!唔!嗯!嗯!」每一次插到最深處都讓我叫出聲來,學長捧著我翹臀的手往內側伸入,手指按壓著我那兩片嫩肉,伴隨著抽插的快感,更是讓我嬌喘連連。
  「嗯─────────!」我雙眼緊閉,兩腿一夾,再次達到了高潮。「哈……哈……哈……」我全身無力地抱著學長,學長輕輕的把我放在床上躺著。「現在換我來為學妹服務吧。」學長扶著我的大腿繼續抽插,我微微一笑,享受著學長溫柔的抽插。「啊……啊啊……好舒服……」隨著學長逐漸加快速度,我又開始呻吟。「嗯啊、啊、嗯!」我的小穴被插得淫聲四起,淫水也濺得我們兩腿都是,與汗水混在一起的味道在這房間內形成一股淫亂的氣息。我的雙手沒有閑著,一手抓起在微微晃動的胸部,另一只手則是摸到充血腫脹的陰蒂開始揉捏,好讓自己可以得到更大的快感,同時也盡力讓小穴夾緊,感覺正在抽插的肉棒。就這樣溫和緩慢的抽插了十幾分鐘后,學長放開了我的大腿,改抓著我的腰并且上半身前傾,開始快速擺動腰身抽插我的小穴。「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學長把我送上了第三次高潮,同時也在我的體內注入了滾燙的精液,學長翻了個身躺到下面,讓我喘著氣趴在他身上,學長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背。
  「學妹,對不起。」學長看著我緋紅的臉,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跟我道歉。「請問我可以射進你的身體里嗎?」學長冒出了這句話。「噗哈哈哈!」我被學長認真的神情給逗笑了。「討厭啦!都射在里面了才問人家~懷孕了就找你負責!」我故作生氣。「那趕快弄出來吧。」學長說完就要抽出肉棒,要幫我把小穴里的精液弄出來。「不要拔出來~我想體驗學長的熱情…」我阻止了學長,讓肉棒留在我體內。
  「今天是安全期,沒關系的~」我親了學長一下,學長也吻了我的臉。「學長你好棒~把人家弄得好舒服,以前一定跟很多女生玩過喔!」我用頭發搔著學長的脖子,學長則是輕輕的摸著我的頭。「事實上呢,這是我的第一次。」學長吐出的這句話真的讓我嚇了一跳。「咦?那我奪走了學長的第一次耶!」我吐了吐舌頭,學長當時是單身狀態。為了表示歉意,那天后來我讓學長用肉棒懲罰了我好幾次,而且剛好是周末,我們連續三天不斷做愛,而且我每次都要學長射進來,真不知道是學長懲罰我,還是我在懲罰學長呢?
  聽說禮拜一早上學長回宿舍的時候,他跟他的室友說他不小心掉進地獄了,拼了命的逃回來,我的學長真的很幽默耶!其實我的昵稱「櫻桃奶油」就是學長取的,當時學長看我臉紅紅,說我很像櫻桃,然后我就把小穴說是小櫻桃。那天學長最后一次內射完,抽出肉棒后,大量精液從我的小穴流泄而出,因為那三天我都不讓學長把肉棒拔出來,除了要上廁所之外。三天份的精液覆滿了我的小穴,學長說小櫻桃沾了滿滿的奶油,所以我就用櫻桃奶油當做昵稱啦!學長另外一個很棒的優點就是,他不像其他一夜 情對像或是炮友,他們無時不刻的只想跟我上床然后中出我。
  學長從來不主動跟我說想上床,每次都是我去纏著他說小櫻桃想要奶油,而且要一直纏著他,學長才會跟我做愛,不然學長常常只幫我舔小穴,弄的我濕答答卻不給我肉棒。有了親密關系之后,我跟學長的關系當然越來越好,我常大喇喇的挽著學長的手,全系的人都以為我們在一起了。由于學長單身,但又有我這個淫蕩學妹,我想學長是不可能交到女朋友的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