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炸金花作弊器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鋼鐵學院王青芳
鋼鐵學院王青芳
一天周末的下午,我在網上搜找SM性質的QQ群時,加進去一個挺另類的SM群。這個SM群的名字叫“XX樂園”,里面的S和M都是男的,但不是那種男同性質的SM群,而是一個以淫母為主題的群。群內成員實際也不一定都是男S或男M,是通過在群名片上標示為了S和M,這么地區分成的兩類。一類是喜歡淫別人母親的,這類成員在同一的群名片前標注的是S,一類是喜歡淫自己母親的,這類成員在同一的群名片前標注的是M。我加進進去后見群里雖聊得熱火朝天,但一看其實也是一個意淫性的群,不過在閑得百無聊賴間,我也就跟著在里面瞎侃了起來。

   好歹是我確實曾調教過中年熟女M的,瞎侃也總比那些憑空意淫者說得真切,聊了沒多長時間還真就在群里引起了關注。有一個群名片標示為M的,向我的QQ發過來加好友的申請。我點開他的QQ資料看了下,見其QQ的網名叫“成成”,QQ資料上寫的年齡是20歲。看了看發過來好友申請者的QQ資料之后,反正也是瞎聊我也沒細琢磨,順手通過了其加好友的申請。

   通過其申請加上了這個“成成”,他向我發過來了一條消息說,他今年18歲還在讀高中,是剛才看我在群里說的很有真實感,覺得我肯定是真的現實調教過中年母狗奴。緊跟著又發過來一條消息說,他是因曾親眼偷見過他媽真的被人當成母狗奴調教,之后又通過偷看他媽在家里電腦上的QQ聊天記錄,這么地知道了他媽有著M傾向的。隨后他又發過來一條消息說,他今天是難得自己一個人在家,因此難得能有了次可以語音聊天的機會,想語音跟我聊聊他媽被人調教的事。

   看完這個“成成”發過來的三條信息,我自然是以為他也是個純意淫者。不過正好是閑得無聊,又打字打得手有些累了,于是就答應了和他語音聊聊。

   連接上了QQ語音之后,首先我讓他介紹下他媽,這個“成成”聽完馬上說道:“我媽今年42歲,身高一米七二,體重大約110斤。因為她個子很高,所以看上去顯得挺瘦的,要是穿厚點的長褲子,屁股看上去一點也不大,但其實如果她穿緊身褲子的話,還是能暴露出來她的屁股其實挺大的。所以我媽在身材方面,是屬于那種因為個子很高看著顯得很瘦,但實際總體上還是很豐滿的。我媽在容貌長得算挺漂亮的,平時經常去做美容保養得也挺年輕的,看長相顯得挺有氣質的,而且為人和善很有親和力,是跟誰說話都是慢條斯理的那種人。所以我媽從長相和性格方面給人的感覺,絕對是一個標準的賢妻良母。”

   聽這個“成成”簡單介紹完了他媽,我又問起了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媽有M傾向。開始被我問起了這樣的問題,刺激到了他已表現出來的強烈淫母欲,這個“成成”在網絡另端當即變得呼吸急促了,聽起來顯得很是亢奮地開始敘述了起來。

   “我爸是那種典型的東北人,愛喝酒,愛打麻將,脾氣還不好,經常地跟我媽吵架,吵得厲害了還會動手打我媽,所以我媽跟我爸的感情不是太好。就這么地我爸的一個哥們,趁機就把我媽給勾搭上了。我爸的這個哥們,我給他叫張叔,比我爸小了幾歲,跟我媽差不多大,以前經常來我家,跟我爸和我媽都挺熟的。我那時候還上初中呢,我媽那時候還不到四十,長得比現在年輕,身材也比現在更好。那個張叔勾搭上了我媽后,當然就經常地操我媽干我媽,我爸又是愛喝酒、愛打麻將常不在家,后來他干脆就經常直接來我家操我媽。我也就這么偷看到了我媽和這個張叔偷情的事。

   有一天后半夜的時候,趁我爸又出去喝酒不在家,這個張叔就又來了我家操我媽。我們家住的房子是四室一廳的,因為我們家的房子大屋子也多,他們應該是覺得我睡著了聽不到,所以沒在乎我還在家的事。結果我那天是半夜起來上廁所,聽到從我媽、我爸住的房間里,傳出來了我媽在哦哦地叫喚。我那個時候都上初三了,當然知道這是女人做愛時候發出的動靜,可是我爸那天晚上并不在家,我馬上想到了肯定是我媽在跟別的男人偷情,就偷著摸到她和我爸的房門前往里偷看…… ”

   網絡另端的這個“成成”,說到這呼哧呼哧喘了起來,暫時停住了講述。顯然說到了他偷窺到了他媽跟人偷情的時,愈發刺激到了他的淫母欲令他更亢奮了,令他情不自禁地在電腦前擼起了雞巴,而且越擼越興奮很快就要擼射了。于是我便語氣很嚴厲地呵斥他,不許他擼雞巴了讓他專心說他媽的事。電腦那邊的這個“成成”,果然還就很服從地聽了我的話,不再擼雞巴繼續講了起來。

   “那天半夜偷看到了我媽和那個張叔偷情的事,我也不知道是為什么,不但沒有把這事告訴給我爸,反而還喜歡上偷看我媽讓那個張叔操。后來每回我爸去打麻將晚上不在家的時候,我知道那個張叔差不多都會來我家操我媽,就是只要我爸晚上出去打麻將了,我都會先裝睡然后再等著去偷看。就這么我偷看到了更多回的我媽被那個張叔操的事。后來那個張叔操我媽的次數多了,應該是覺得光操我媽不來勁了,就開始跟我媽玩起了SM調教。我媽可能確實就有M傾向,還就喜歡上跟那個張叔玩SM調教了。我就這么又偷看到了我媽被調教的事。

   有一回我又去偷看我媽挨操,看到那個張叔是坐在了床邊,我媽是光著跪在床下,正在撅著屁股給他口交吃雞巴。可能我媽不小心牙碰到了他的雞巴,把他的雞巴給弄疼了,那個張叔二話沒說,揪住我媽的頭發掄起巴掌,啪啪地就扇了我媽兩個大耳光子。我媽被打得趴到了地上,疼得直叫喚但沒有說疼,還馬上就又跪好了姿勢,更賣力地給他繼續吃雞巴。

   那個張叔看了就罵我媽賤,是個不收拾就不聽話的賤母狗,還讓我媽自個說自個是不是賤母狗。我媽不肯說自個是母狗,他就又扇了我媽好幾個大耳光子,打得我媽只好說了自己是賤母狗。然后那個張叔就又讓我媽學狗叫,我媽不學又挨了好幾個大耳光子,被打得只好汪汪地學了狗叫。

   完事那個張叔說我媽這回不聽話,要用他的雞巴懲罰下我媽的屁眼。我媽應該在這回之前就被他操過屁眼,顯得很害怕被他繼續操屁眼,求著他這回放過她的屁眼,說只要不操屁眼怎么玩都行。那個張叔看我媽不讓他操屁眼,就拿過來了一條皮帶,而且還是我爸的皮帶。看來他在我偷看的這次之前,就是已經用我爸的皮帶抽過我媽了。然后他就用我爸的皮帶,很大勁地抽起了我媽的屁股,直到抽得我媽答應了讓他操屁眼。

   要開始操我媽的屁眼之前,那個張叔用我爸的那條皮帶,把我媽的手綁到了后背,然后讓我媽撅著屁股趴到了床上。他應該是知道操屁眼我媽會很疼,趴我媽叫出的聲大讓我聽見,又把我媽的一條內褲,塞到了我媽的嘴里。然后他站到了床下面,讓我媽把屁股撅出床沿外,從后邊把雞巴從后邊操進了我媽的屁眼里。我看到我媽被他操屁眼的時候,應該是被操得非常疼,因為我看到我媽被操上了屁眼之后,沒一會就疼得頭上全是汗。

   那個張叔操了我媽屁眼十來分鐘,就在我媽的屁眼里操得射了。不過他沒有直接射我媽屁眼里,把雞巴從我媽的屁眼里拔出來,用手捏住了他的雞巴頭,拽著我媽的頭發,把我媽拉下床跪在他的雞巴前,把剛從我媽屁眼里拔出來的雞巴,直接就塞到了我媽的嘴里,是在我媽的嘴里射的精。然后還逼著我媽把被他射到嘴里的精液,全都給咽下去,結果我媽還真就咽了下去。

   在我媽嘴里射完了精之后,雞巴已經軟了沒法繼續操我媽了,那個張叔就解開了綁著我媽手的我爸的皮帶,讓我媽在他面前自慰到高潮給他看。我沒想到我媽被操屁眼操得那么疼,可被操完了屁眼竟然變得更騷了,主動撅著屁股趴到床上,手從下邊伸到逼上摸著陰蒂,屁股對著那個張叔的臉,讓他從后邊能看到她的逼。我媽用手開始自個揉起了逼,那個張叔一邊罵著我媽騷,一邊還用我爸的皮帶抽我媽的屁股。我媽被一邊瞅著屁股一邊自慰,反而是更騷更不要臉了,自慰的時候自個就學起了狗叫。”

   變態淫母欲非常強烈的這個“成成”,說到這時已經興奮得受不了了,但是我沒有允許他擼雞巴自慰,他很服從地沒有敢繼續擼雞巴自慰。鼓咚咚咚喝了幾口水后,繼續跟我說道:“那個張叔玩了我媽兩年多,后來他因為酒后駕車撞死了人,被判了刑給抓進去蹲了監獄,也就沒法再繼續玩我媽了。可是我媽被他玩了兩年多,已經讓他給開發成賤母狗了。所以后來我媽就在網上,主動找起了其他男的調教她,就這么現在已經完全成個賤母狗奴了。”


   對這個“成成”對我所說的,他偷看到的他媽被人調教的經過,很顯然是他意淫想象出來的,我聽了之后自然不會當真。后來我又和這個“成成”在QQ語音聊了幾次,他跟我聊的依然是意淫想象出來的他媽被人調教的經過。這個“成成”雖然變態的淫母傾向很強,每次說起他媽媽被人調教是時在語音里興奮得呼呼直喘,但說話時的條理性很強,可能還是個學習挺不錯的孩子,至少比較得聰明理智防范心很強,從沒有透露過關于他和他媽的真實情況。不過隨著和他聊天的次數多了,我從他無意中流露出的言語細節里,我感覺關于這個“成成”所說的,他是通過偷看到了她媽在她家電腦上的QQ聊天記錄,得知到的他媽有著M傾向,這件事很可能是真實的。

   認識到了這么一個有著淫母傾向的賤兒子,感覺到他老媽很可能還真就有著M傾向,我自然是想能夠有調教他老媽的機會。可這個“成成”雖很喜歡和我聊意淫想象出來的他媽被人調教的事,卻是防范心很強不肯透露關于他和他媽的真實情況,我找了好些個理由給他要過他媽的QQ號碼,都被他找各種借口給推脫過去了。

   要想能夠現實調教到他老媽,至少要先在網上認識到他老媽,感覺通過這個“成成”很難直接要來他媽的QQ號碼,于是我借助自己多少懂些的黑客技術,利用給他傳淫母題材的AV片的機會,在他家的電腦里黑進了一個木馬程序,通過可以暗中監控到他家里電腦的方式,跳過了他自己來獲取他媽的QQ號碼。

   我在這個“成成”家的電腦里黑進去的木馬程序,具體說是一個后門木馬程序,既通過在他家的電腦里黑進去這么一個木馬程序,只要他家的電腦打開了連上了網,我在我的電腦前就可以全盤監控到他家的電腦。其實這類的黑客技術并不怎么高超。我不是直接黑進去的他家的電腦,而是通過把木馬程序暗藏在給他傳的A片里,間接地把木馬程序移植安裝到了他家的電腦里,多少懂些黑客技術的人都能夠做到。

   這個“成成”的老媽,確實也經常用他家的電腦上網聊天,通過在他家的電腦里黑進了一個木馬程序,我很容易或得到了她媽的QQ號碼。偷窺到了這個“成成”老媽的QQ號碼,我高興地發現他老媽確實是真有著M傾向,因為他老媽每次聊完天下線時,都會把聊天記錄給刪了的這個QQ號,加了好幾個的以SM為主題的QQ群。我先把我的QQ號碼,加入這個“成成”老媽的QQ號碼所在的一個QQ群,然后以是在群里看到的她的QQ號為理由,首先很容地就和他老媽互加為了QQ好友。

   利用能全盤監控到在他家的電腦里的這個木馬程序,我很順利地把這個“成成”老媽的QQ加為了好友,之后通過對他老媽用這個QQ上網聊天時的監控,我從偷窺到的他老媽的聊天內容中進一步確認,他老媽不但確實是有著M傾向,而且當前還有著一個現實主人。這個“成成”老媽的主人,是本市一所名為鋼鐵學院的一個教授,從這個“成成”老媽跟其的聊天記錄里,我偷窺到這個教授姓陳,同時也是這所大學的一個副校長。這個“成成”的老媽,也是在這所大學上班,是這所大學校浴池的班長。

   從這個“成成”老媽同其主人的聊天記錄里,我得知到了她和其主人都是在本市的鋼鐵學院工作,我可以說是相當吃驚地覺得,這個世界真是太小了。因為我來了這個新的城市后,住的地方離這所鋼鐵學院很近,上班下班時上下公交車的站點,就在這所大學大門的馬路對面。

   因為家屬區被包括在了整座校園了,這所鋼鐵學院在大門進出上沒法管得太嚴,因此不是這所大學的學生及教職工,也能相對很容易地進到這所大學的里面。知道了這個“成成”的老媽是在鋼鐵學院的校浴池工作,我先是在網上把她加為了QQ好友后,隨后自然是想去看看她長什么樣子,于是便混進了校園找到校浴池看她。

   找到了校浴池的門口后我發現到,這所大學的校浴池,是對學生和教職工及家屬同時開放的。看了看在校浴池不遠,有一家開設在校園里的超市,于是我跑去學校的超市了買了些洗浴用品,然后假裝也是去洗澡的拎著直接進了校浴池,就這么面對面地見到了這個“成成”的老媽。

   一般大學像校浴池這樣的部門,都是歸屬于校后勤科管轄的,部門的工作人員屬于校后勤科的一個班組,部門負責人也就因此被稱為班長或組長。作為這所鋼鐵學院校浴池班長的這個“成成”的老媽,作為班長的同時兼任著賣澡票的工作,我拎著臨時買來的洗浴用品假裝進去洗澡,借買澡票的面對面地見到了這個“成成”的老媽。

   我面對面地見到了這個“成成”的老媽,發現確實如在網上剛認識這個“成成”時他跟我介紹的,他老媽的個子果然很高,身高超過了一米七,雙腿頎長,脖子和腰也都很長,總體看上去又顯得很協調。大概四十一、二歲的年紀,個高腿長身材很是不錯,容貌長得也很漂亮,確如這個“成成”在網上給我說得,看上去顯得很有氣質,而且舉止端莊待人和善,單從外表看上給人的感覺,絕對是個標準的賢妻良母式的女人。

   我假裝去洗澡的跟這個“成成”老媽買澡票時,她的胸前掛著了一張學校工作人員的胸卡,由此我還得以偷看到了她的名字叫王青芳。


   去鋼鐵學院的校浴池洗了一次澡,看到了那個“成成”老媽的樣子長相,并且知道了她的名字叫王青芳,見她個高腿長人長得漂亮且氣質,之后我自然是非常想將她勾引成我的M。想著之后能夠和王青芳有著現實交往,我當然不會讓她知道我是通過她兒子認識到的她,因此去鋼鐵學院的校浴池看到了她的樣子長相后,我也就不再跟做為他兒子的那個“成成”在網上聊了,此后也沒再去鋼鐵學院的校浴池洗過澡,專注挖空心思地開始在網上勾引起了她。

   可惜我雖然是絞盡腦汁地想勾起她和我聊天的興趣,但出于大部分女M都不喜歡比自己年齡小的S的慣有心態,并且她當前已經有了一個現實的S,這個王青芳始終沒什么跟我聊天的興趣,好歹是沒把我的QQ從她的QQ里給刪了。想通過在網上聊天勾引她的圖謀難以奏效,我也只好是通過偷裝在她家電腦里的那個“后門木馬”,繼續窺視著她和作為她主人的那個陳教授的聊天內容,期望能從中找到一個打開突破口的機會。

   這天周五的晚上,我坐在自己的電腦前通過那個“后門木馬”,看到這個王青芳跟作為她主人的那個陳教授,又在她家的電腦上聊起了天。從他們這一次的聊天內容里,我看到作為校浴池班長的這個王青芳,跟既是大學教授還是大學副校長的那個陳教授,竟然主動說了她想到的一個可謂是相當變態的調教創意——準備在周日晚上等校浴池關門之后,讓作為她主人的那個陳教授,在校浴池的男澡堂里調教她一次。

   從通過木馬程序監視到的他們的聊天內容里,偷看到這個王青芳竟想讓那個陳教授,在校浴池的男澡堂里調教她。正好此前我已經去鋼鐵學院的校浴池搞過一次偵查了,于是有了這么個機會我索性想到了去偷看一下,他們是否真的會在大學浴池里玩SM調教。

   去鋼鐵學院的校浴池搞過了一次偵查,我從貼在校浴池大門玻璃上的字樣已經得知到,這所大學的浴池在周六、周日,關門時間是晚上八點。于是等到了這個周日的天黑了之后,我在快到晚上八點時,混進到了鋼鐵學院的校園里,之后假裝散步溜達到了校浴池的門前。

   坐到了距離校浴池的門口,不到五十米遠的一張長椅上,我摸出手機看了看時間,見已經是晚上半點一刻了,這時鋼鐵學院的校浴池已經關了門。這所大學的校浴池是一棟獨立的兩層小樓,此時一樓和二樓大部分窗戶都是黑著的,只有二樓東側的兩個窗戶還有燈光透出著,在浴池上班的工作人員此時應該都已下班回家了。感覺作為她主人的那個姓陳的教授,如果聽了這個王青芳周五那天在網上說的,今天晚上真來了校浴池的男澡堂調教這個王青芳的話,應該就是在這間亮著燈的屋子里。想了想這間屋子的后面應該有后窗,于是我從校浴池門前的長椅上站起來,趁黑溜向了校浴池的后面。

   我趁黑溜到了校浴池的后面,見鋼鐵學院的校浴池的后面,是一處獨立的院子,院墻內矗立著兩個很高的大煙筒,看樣子像是鍋爐房所在的院子。我繞到了這出院子東側的院門前,見大鐵門雖然緊緊地關著,但一扇鐵門上的小門是虛掩著的,聽了聽院子里靜悄悄的應該沒有人,于是我輕推開小門閃身溜了進去。

   溜進院后我盡量壓住緊張的情緒四下觀察了下,見這個院子確實是給暖氣供暖的鍋爐房所在的院子,而給學校浴室燒熱水的鍋爐也是在這個院子里。現在已是四月下旬供暖早已結束,但因為給學校浴室燒熱水的鍋爐,也是在這個院子里仍然還需要燒煤,院子的南側依舊堆著高高的煤堆。鍋爐房所在院子的南面,既是學校浴池的二層樓,堆在院子南側的煤堆,貼著浴室二層樓的北墻,接近了二樓北面的窗戶。見透出燈光來的二樓的兩扇窗戶,踩著下面的煤堆踮起腳頭既能夠得著,我輕手輕腳地爬上了煤,摸到了其中一扇窗戶的下面。

   來鋼鐵學院的校浴池搞過了一次偵查,而且直接進去洗過一次澡,我已經摸清楚了里面的具體格局。知道這所大學的校浴池分為了上下兩層,一樓的左右兩側分別是對學生開放的男、女浴室,二樓的左右兩側分別是對教職工開放的男、女浴室。結合鋼鐵學院校浴池內部的格局仔細想了想,我還沒有透過窗戶直接往里偷窺便想到了,我躲到了下面的這扇二樓的窗戶的里面,是我去洗過一次澡的男教工的浴室。

   因為是浴室的窗戶,這扇男教工浴池窗戶的玻璃,是從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模糊玻璃。不過作為男性的浴池防范得沒那么嚴,我踮著腳探起身臉貼近窗戶后發現,這扇窗戶的一面推拉窗沒關嚴實,留出來了一道一厘米寬的縫隙,于是我躲在窗外透過這道縫,直接朝浴室里面望了進去,看到里面的果然有著全身赤裸的一男一女。

   面對著在二樓男教工浴室里的這一男一女,身體都是側對著我躲在了外面的窗戶,距離不到五米遠里面的燈還大亮著,我很清楚地看清楚了這一男一女側臉。女的一絲不掛跪在地板上,正在賣力認真地坐著口交的動作,正是我假裝去洗澡的買澡票時,跟她面對面見過的那個“成成”的老媽王青芳。男的腆露著大肚子只穿著一雙拖鞋,不時興奮地喘息著站在了浴室的地板上,個子高大身材肥胖,已是年近六十歲的年紀,顯然正是作為這個王青芳主人的那個陳教授。


   我在網上剛認識那個“成成”他跟我介紹他老媽時,他說老媽平時給人的感覺,絕對是一個標準的賢妻良母式的女人,我假裝去鋼鐵學院的校浴池洗澡跟她買澡票時,面對面見到她時對這個王青芳的感覺確實也是這樣的。然而此時一絲不掛出現在大學男澡堂里的這個王青芳,卻表現出了跟在人前感覺完全不一樣的十足蕩婦姿態。

   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地跪在地板上,脖子上竟然還掛著項圈和狗鏈,而狗鏈的一端則是抓在了那個陳教授的手里。下賤地跪趴在男浴室的地板上,用雙手恭敬地捧著那個陳教授的雞巴,一個勁地用嘴賣力地吸允著,就像是一個貪吃的小孩在吸著冰棍。

   看清楚了這個王青芳當前的姿態,我又打量起了一絲不掛的她的身材。見這個王青芳的奶子,大小應該是在B到C杯罩之間,奶子不是特別得大,卻是雖年近四十但保養得很是不錯,白皙奶子竟一點也沒下垂,呈一個標準的半圓球星,像半個皮球一樣摳在了胸前。確如她兒子“成成”在網上介紹的,這個王青芳因為個子很高,我那次買澡票時看到她時并沒有覺得她的屁股大,現在她是一絲不掛地出現在了我面前,而且是蹲在了地上向后撅著屁股,我這才發現她的屁股真的很大很豐滿,同時因為她的腰卻很細,屁股向后撅著時呈現出了鴨梨型的姿態。

   我又把目光上移看了下那個陳教授,見其雖已是快六十歲的年紀了,可不但是長了一根超大號的雞巴,而且還竟然堅挺得還像跟大棒槌似的。作為一所大學的教授還是這所大學的副校長,著老爺子平時在人前肯定是德高望重的感覺,但此時則表現出了一個玩女人高手的感覺。在享受著王青芳口交服務的同時,一手一個各捏著王青芳的一只奶子,像和面一般大力搓揉著,一會兒拉長,一會兒壓扁,一會揉成一團,弄得王青芳不停地“哦哦哦”地浪哼著。

   因為是對男教職工及家屬開放的浴室,鋼鐵學院的教工男浴室里有搓澡的,里面擺了一張搓澡時用的窄床。應該是過足了讓王青芳給他口交服務的癮,那個陳教授讓王青芳站了起來,撅著屁股跪到了旁邊的窄床上,他站到了窄床前兩手抓起王青芳的兩只腳踝,把王青芳的兩條小腿從后面抬得懸空了起來,隨后下身猛地向前一挺腰,把大雞巴操進了王青芳的屄里。

   “啊——”王青芳拖著長音發出了一聲浪叫,那個陳教授把雞巴操進了她的屄里后,隨即便提著她的兩條小腿,大力地猛操起了她。

   “啊啊啊……求您輕點……輕點……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您的大雞巴太厲害了……真的是太厲害了……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啊啊啊……”

   隨著王青芳被操得連續浪叫了起來,那個陳教授在她的浪叫聲操得更來勁了。抽插速度不是很快但力道十足,雞巴每一次對陰道的抽插,都能把王青芳胸前的雙乳帶得一陣搖動,下體有力地撞擊著王青芳的大屁股,發出來啪啪啪地清脆響亮的聲音。已然年近六十竟然還如此能操,我感覺這老爺子十有八九是吃了偉哥一類的性藥,而且感覺這老爺子平時肯定也沒少吃牛鞭、鹿茸一類的高檔補藥。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被這老爺子,給操得欲仙欲死到了受不了的程度,隨著那個陳教授肏她操得更猛了,王青芳邊呻吟著邊下賤地叫喊道:“啊啊啊……陳校長,您太厲害了,您的大雞巴太厲害了,操得我的騷逼太舒坦了。您使勁操,使勁操我,操死我這個小騷貨吧……”

   “啪!”聽完高高掄起來了巴掌,在王青芳的大屁股狠狠拍了一下,那個陳教授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以命令式的口氣對王青芳大聲說道:“你個小騷貨,你不是我侄媳婦兒嗎?別給我叫小張,給我叫二叔,給我叫二叔……我喜歡聽著你給我叫二叔操你……快點叫……連著不停地給我叫……”

   “是是是……二叔…二叔…二叔……二叔您使勁操我……使勁操我……使勁操您的侄媳婦兒……”王青芳改口叫起了二叔,那個陳教授聽完果然操得更猛了。不過王青芳又被操了沒有多少下,突然像是要被肏到高潮似的,更騷浪地大聲叫喊道:“…啊…啊…啊……二叔…二叔……高…高…了…我要…要高潮了…我要讓二叔操到高潮了……二叔…二叔……您快點更狠了地操我,快點把我給操高兒了吧……”

   其實這時那個陳教授一共才操了她才幾分鐘,雖然這老爺子操她操得確實也很猛很有力,可畢竟作為一個年過四十的中年女人,還是不太可能這么快就被肏到高潮,因此我感覺王青芳這么快就叫喚著要來高潮了,十有八九是在這老爺子面前假裝出來的。

   果然王青芳叫喚著要來高潮是裝出來,因為不是她被操了不長時間就要來高潮了,而是那個陳教授沒操太長時間就要射精了。她顯然感覺到了這老爺子要射了,故意大聲喊叫著說她也要高潮了,是為了給這老爺子助興的。隨著王青芳裝著要到高潮的下賤叫喚聲,那個陳教授附身趴到了她的身上,雙手各緊握住了她的一只大奶子,臉緊貼在了她的臉上瘋狂地親吻著她,呼吸促又是猛操了大概幾十下,兩條腿一陣哆嗦,趴在她身上一陣哼哼,顯然是直接在王青芳的屄里射了精。

   “哎呀…哎呀……太爽了…太過癮了…二叔您操得我太爽了……我說二叔啊……您都這么大歲數了……怎么還這么厲害呢……你說我老公也就是您親侄兒……歲數比您小了那么多……可他操我從來沒把我操這么舒坦過,我可真是太愛讓二叔您操逼了……”

   “你個小騷貨,真實越來越騷了。你說你咋琢摩的,想到了讓二叔來學校的男澡堂里玩你,不過這么玩確實還真夠刺激的。”

   “我是二叔的騷貨性奴嘛,就是要讓二叔玩我玩得爽嗎?只要二叔您能覺得刺激,以后您想在啥地方玩我都行……”

   射完精的那個陳教授趴在王青芳身上,跟她言語下流地聊了一會,依然是大口喘著粗氣從她身上爬了起來。王青芳則是連忙從窄床上站了下來,讓操她操得精疲力盡的那個陳教授,躺在只能容一個人躺在上面的搓澡的窄躺床上,她則是站到了躺床的一側,表現得很是喜歡地撫摸著著這老爺子已萎縮下來的雞巴,嘴里繼續說著夸贊這老爺子操她操得如何厲害的下流言詞。

   那個陳教授在“成成”老媽王青芳的逼里射精后,我本來是想躲在浴室外的窗后繼續偷窺下去。不巧這時王青芳站到了窄床的一側后,臉正好朝向了我躲在外面的窗戶,距離不到五米遠,擔心有可能會被她給發現了,我只好是放棄繼續偷聽悄悄地離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