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炸金花作弊器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學長的公寓滿春情
學長的公寓滿春情
那一年,我二十歲,大二。


  那一天下午下課之后,我沒有回家,而到了學校男生公寓,禮豪學長的寢室找他。


  他住的這間學生公寓我很熟悉,他常招待我去,但我卻非常緊張。


  在樓下看到他的車,我便直接上樓敲門,他的門口擺滿了球鞋,門口還貼著花花綠綠的海報,沒多久他出來應門,還抱著練習一半的吉他。


  「小雅?怎么會過來找我?」他把吉他放在架子上,臉上掩不住驚喜。


  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怪,進了他房間就抱住他,我閉著眼睛,想要讓自己的沖動更加無所畏懼,我將自己埋進他的胸膛,清楚的感覺他的心跳就在我的耳朵上震動著,而我自己的心跳,急得快要從喉頭里頭蹦跳出來。


  我顫抖著聲音,對他說:「禮豪學長……我想跟你做愛。」他被我撲倒在床上,推著我的肩膀拒絕著:「等一下……」而我很著急的將他的手抓著覆上我的胸口,他驚呼著,但手卻沒有收回。我知道自己的優點,對自己的身材也相當有自信,我不信他沒有感覺。


  「小雅!」他的臉一片潮紅,緊張的對我大聲說,「你搞什么!?我說等一下……」「學長……」我哀求著,眼神急切而痛苦,「不要拒絕我。」禮豪的聲音軟了下來,只是仍然皺著眉:「發生什么事了?」我不說,強硬的吻他。在我和他的唇互相碰觸的時候,我傻了,他也愣了。


  兩片嘴唇這樣貼緊的時候,他的氣息很清楚的在我的臉上,他握著我肩膀的手稍稍收緊,另一只手悄悄的扣住我的下巴。


  我從眼睛的細縫中偷看他,他皺著眉頭,似乎很苦惱,但是他閉著雙眼享受著,而不安分的手,在我的發際游移。陌生而曖昧的氛圍,形成一種情不自禁的媚惑。


  坦白說我覺得自己非常過分。禮豪學長是喜歡我的,我老早就知道了,若不是因為我迷戀哥哥,學長的成熟細心、體貼溫柔我是不可能沒有感覺的,因為他對我死心踏地,我才會找上他,無非是想去證實我對哥哥的感情到底是真是假。


  因為感覺得出來禮豪學長的躁動,我拉起我的背心,將它脫下丟到一旁,露出我最引以為傲的白皙豐滿的乳房,伸手承住我的胸部且溫柔的揉捏。禮豪學長的眉頭皺得更緊,表情似乎是無奈、不解與矛盾的情緒相互交錯著。


  我不讓他多說話,吮吻著他的唇舌,伸出手愛撫他褲襠內挺直的陰莖,當我碰觸到他的時候,他顯得局促不安,表情壓抑而且痛苦,臉龐神經糾緊得讓人心疼,直到我含住他的肉棒,如同我這樣取悅哥哥的時候一樣,他不再掙扎,發出了令人心醉的呻吟。


  我知道男人喜歡聽女人發出呻吟,但我聽到男人因為我的動作而發出贊嘆,就好像是對我的恭維一般,給了我莫大的勇氣,也讓我更加大膽去嘗試,我一邊笨拙的用唇舌伺候他的男根,一邊伸出手輕柔按撫他的腹部和大腿。


  一不小心,我對著了他的眼神。他突然惡狠狠地瞪著我,用力的把我甩到床上,我輕喊出聲,即使是在這么令人恐慌、無助,甚至保含了罪惡的情況,我還是聽到自己的聲音孱弱且媚惑,我躺在床上,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他,他快速俯身擄獲我的嘴唇,這一吻卻是這么溫柔,充滿疼惜。


  我到底是個怎樣的女人?面對我不愛的學長,做愛時卻能輕易的展現身為女人應有的嬌柔,這一點是出自于原欲,一種對于身體無止盡的渴求,非關愛情,我深深體會到,其實根本不用證明,我早就知道在心里哥哥和學長是完全不一樣的,我明明知道這一點,但卻刻意用自己的身體展現說明,好像是想報復哥哥,這個人是渴望我的,我不是非要你不可。


  想到了哥哥,我傻呼呼地掉起了眼淚,禮豪學長沒有特別的注視我的眼淚,應該說,學長的眼神迷茫的幾乎沒有焦距,他狂亂的一路向下啄吻啃咬著我的全身,讓我錯亂的不能自己,并且挺身進入我濕滑的體內。


  我聽到自己的呻吟,誘惑而釋放。


  學長卻是慌了手腳,趴俯在我上方的身子開始微微顫抖,氣息漸漸濁重,好像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他輕輕撥開我前額的瀏海,親吻的我的鼻頭,許久才說了一句話:「小雅……我好喜歡你……」聲音是那么低啞顫抖的讓人心痛。


  而我,卻講不出任何一句話去回應他。即使我能感受得到他的痛苦,他每進入我一次,都能感受到他的顫抖和激動,而他的表情如此壓抑。我知道學長必定了解我心里所想的,知道我發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卻不說,不責怪我,也不拒絕我,總是用自己溫柔的身體包容。


  而我,只能忘情的以呻吟聲回應。


  學長進入的速度開始加快,而表情又更加的痛苦,讓我深深被強力沖擊和加速的快感刺激,夾雜著些許的痛楚伴隨而來,讓我抑止不住喉頭里溢出的吟聲,緊緊抱著他直到最高峰。


  【完】